<noframes id="xzdjr">
<sub id="xzdjr"><address id="xzdjr"><nobr id="xzdjr"></nobr></address></sub>

<form id="xzdjr"><th id="xzdjr"><th id="xzdjr"></th></th></form> <address id="xzdjr"></address>

    北美觀察丨疫情當前“醫療旅游”受沖擊 ,墨西哥仍成為美國人“救命”的彼岸國?

    2020-09-14 19:42:00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作者:盛嘉迪 呂興林

      目前,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是美國,而美國南邊是墨西哥。長久以來,墨西哥就有一種叫“醫療旅游”的產業存在。而疫情當前,墨西哥的“醫療旅游”受到沖擊,跨境買藥受阻,但是仍有很多美國人選擇跨境到墨西哥尋找藥物,難道墨西哥已經成為他們“治病救命”的彼岸國?

      物美價廉 墨西哥成為美國醫療保健熱門目的地

      墨西哥和美國之間有著超過3100公里的漫長邊境線,而在被這條邊境線隔開的兩國間,長久以來已經衍生出一種叫作“醫療旅游”的特殊產業。墨西哥一直是美國人尋求醫療保健的熱門目的地。

      △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陸路邊境線

      促使美國人來到墨西哥的最大驅動力是“物美價廉”,首先墨西哥靠近美國,出行的成本相對較低。不僅美國人,還有加拿大人等,他們到墨西哥看病買藥。起初最主流、最出名的項目是牙科和做美容手術,而近年來,包括骨科、關節手術、眼科手術等都開始熱門。

      其次,墨西哥當地消費遠低于美國。如果有在做完手術后調養身體的需要,在墨西哥住上一段時間療養是最優選。近年來,依靠充足的美國客源,墨西哥醫院和診所的先進設備已經能與美國醫院相媲美,墨西哥自然成為美國醫療游客的首選目的地之一。

      △墨西哥海灘,適合療養

      美國的處方藥實在太貴了。根據專業協會的最新報告,每10個美國人中就有6人服用處方藥,而接受調查的人中有79%表示服藥費用不合理。該報告還發現,30%的美國人由于擔心費用而未按處方服用藥物。

      在一篇美國媒體的報道中,記者采訪了得克薩斯州休斯敦市一名叫丹尼爾·卡萊爾的居民,他現年60歲,患有糖尿病,過去三年都是去墨西哥買藥。根據卡萊爾回憶,他是2017年在休斯敦當地找牙醫補牙,結果醫生開價1萬美元(折合約6.8萬人民幣)的驚人費用。卡萊爾因為沒有醫療保險,付不起這“天價”治療費,在忍痛一段時間后,他驅車數百公里,跨境到墨西哥的邊境小鎮新普羅格雷索就醫。

      △包括老年人群體在內的中低收入無醫保人群來墨西哥治病

      這時候,擁有成熟產業鏈的“醫療旅游”系統在卡萊爾一過邊境橋就開始運轉,有人馬上靠過來問他是不是需要找牙醫,最后卡萊爾花了750美元(約合5100人民幣)就補好了牙,花費不到美國的十分之一。隨后卡萊爾到一家墨西哥藥店詢問口服胰島素售價,店家開價一瓶70美元。一番討價還價后,他以20美元買下,而同一藥品在美國標價274.7美元。從此以后,卡萊爾就只在墨西哥買藥了。

      卡萊爾的例子只是千千萬萬個美國病人去墨西哥看病的縮影,根據美國媒體報道的數據,大約230萬美國人在境外買處方藥,這里的“境外”包括墨西哥,也包括美國北面的鄰國加拿大。

      雖有“假藥”和“牢獄之災”風險 墨西哥仍是美國人“買藥救命”的彼岸國

      在墨西哥買藥,除了價格上便宜,還有別的好處,一些處方藥通常無須醫生處方就能買到,美墨邊境的美國居民可以跨境在墨西哥購買這些“危險”的藥物。在墨西哥的華雷斯市(Juarez),80%的患者表示他們在沒有醫生處方的情況下購買了處方藥。

      但是購買處方藥的跨境風險也不可忽視,根據美國法律,在墨西哥購買毒品、違禁藥品攜帶回美國本土是違法的。同時美國禁止跨州運輸,包括未經批準的新藥進口。這里“未經批準”藥物是指尚未獲得美國FDA批準,也包含美國尚未批準藥物的國外版本。

      很多人可能都弄不清楚自己從墨西哥買的藥算不算“未經批準”,再加上兩國之間對藥品標注的不同,所以從墨西哥搬藥回美國,是有“牢獄之災”的潛在風險的。

      更糟糕的是,在墨西哥購買的藥物可能是假冒藥物。 這個數據同樣來自FDA,據估計,可能高達40%的墨西哥現有藥物是假藥。另外,墨西哥藥店員工可能沒有經過任何醫療培訓就上崗,美國人在墨西哥購買的藥品可能因為保存不當,變得毫無價值甚至對人體有害。

      盡管這樣,“假藥”和“牢獄之災”似乎也沒有阻擋美國人去墨西哥買藥的腳步。

      疫情中失去醫保 跨境買藥需求激增 但難度增大

     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襲來,美國早在3月份就宣布關閉邊境口岸,限制“非必要旅行”,隨后這項禁令一再延期,不通暢的跨境使得買藥這件事變得很困難。著名的墨西哥“醫療旅游”也受到沖擊。

      △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陸路口岸

      然而,對相當一部分的美國人來說,能否買得起胰島素等藥物關乎生死。所以在疫情期間,很多美國人仍然想辦法跨境到墨西哥購買藥物。因為是來自疫情最嚴重的美國,墨西哥醫生們也只好佩戴好防疫裝備,“全副武裝”迎接來自美國的病人。

      美國是世界上藥價最貴的國家,在有醫保支撐的情況下,很多美國人還只能苦苦維持。更何況,據統計,美國有近2800萬人沒有醫療保險,已經有至少1900萬美國成年人因國內藥價過高而選擇去加拿大或墨西哥等國家買藥。

      △陸路過境到墨西哥的美國人

      更糟糕的是,最近的半年時間里,受到疫情的沖擊,有統計顯示,有將近1300萬美國人失業了,失業就要面臨沒有醫保的困局。沒有醫保后,很多人根本無力自費承擔買藥的開支。所以在美國尋找所謂的“地下渠道”從墨西哥買低價藥,已經是公開的秘密,也是很多美國人迫于無奈的選擇,更多的人直接加入了跨境買藥的隊伍。

      在采訪中,也有美國民眾抱怨,目前的局面幾乎是“黑色幽默”,明明家門口的藥店里就有自己需要的藥品,但是因為沒有醫保,無法支付高昂的藥費,需要驅車幾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,去一個被某些美國人“看不起”的鄰國墨西哥買藥。

      雖然包括美國加州州長紐森(Gavin Newsom)曾在今年1月份提出議案,希望加州成為美國第一個出售自己品牌處方藥的州,計劃將通過讓簽約藥品制造商制造貼有該州標簽,增強非專利藥品市場的競爭并降低藥品成本,進而降低不斷上漲的醫療健保成本。

      這個提案想法雖然美好,但是在許多大醫藥廠依靠大量政治獻金干預的環境下,恐怕很難變成現實。

      回到現實,在疫情期間,如果失業、失去醫保,那美國人只剩下無奈的渠道,去墨西哥買藥!

      目前在許多通往墨西哥的美國邊境城鎮,人們還是不停前往墨西哥去尋找藥物。但在疫情期間邊境管控升級的情況下,跨境買藥變得越來越難。

      △美國和墨西哥邊境指示牌

      沒有人真的愿意跨越邊境到另一個國家去買藥,在局面很難被改變的當下,很多美國人只能盼著疫情緩解,能夠再次踏上跨國買藥的漫漫旅途。(總臺記者 盛嘉迪 呂興林)

      (編輯 胡渝)

    初審編輯:張燕

    責任編輯:帕提姑

    Copyright (C) 2016 zgkash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喀什地委宣傳部主管

   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991-2384777

    中國喀什網舉報熱線:0998-2673718  2673715

   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新ICP備15003762號

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心晴网